多蒙特vs纽伦堡
當前位置: 首頁 房產
業績大跌、償債存風險 云南城投被問詢
云南城投董事長許雷投案后被免;面對98.03億資金缺口,上交所問詢是否有償債風險
發布時間:2019-06-03 15:07:47來源:人民網責任編輯:丁忠澤作者:袁秀麗

繼云南城投董事長許雷投案并被免職之后,有關業績虧損、償債壓力等問題一再引發更多關注。

5月29日,云南城投收到上海證券交易所問詢函,涉及2018年年報中的股權交易合理性、多筆應收款項難以收回、高利息費用、償債風險等共計14個問題。同時要求云南城投在6月5日之前回復。這對云南城投來說,無異于雪上加霜。

許雷投案

云南城投董事長許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主動投案,目前正在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5月24日,云南省紀委監委網站發布的這一消息,讓與云南城投相關的人和公司不再淡定。

在天眼查中,對于許雷的介紹是云南城投創始人。目前,其擔任法人代表的企業有4家,除了云南城投董事長外,還是云南省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云南城投集團”)董事長。

云南城投集團為云南城投的第一大股東,持股34.87%。最終實際控制人則是云南省國資委,實為省屬大型國有企業。在十余年間,許雷一直為云南城投集團以及云南城投的“掌舵人”。

5月24日當日,云南城投發公告表示,該事項不會對公司正常生產經營造成影響。根據控股股東的提議,立即啟動更換公司董事及董事長的決策流程。經云南城投過半董事推舉,由公司董事兼總經理杜勝暫時代為履行董事長職責。

在云南城投集團網站上,也有一個醒目的相關聲明,內容提到,云南省委組織部、省國資委已明確由公司總裁、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楊濤代行董事長職權。

云南城投在公布許雷事件的同時,還發布了競得六宗昆明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公告。在很多業內人士看來,似乎意在抵消許雷事件的影響。

但事情并沒有結束,相關影響仍在持續。

連鎖反應

5月27日晚,云南城投發布的董事會決議公告顯示,因公司董事長許雷不能履行職責,免去其董事長職務,同時董事會提議免去其董事職務及董事會下設戰略及風險管理委員會、薪酬與考核委員會和提名委員會委員的職務。

與此同時,在云南城投集團官網上,與許雷相關的頁面無法顯示,包括“集團領導班子”“董事長致辭”。

云南城投消除許雷影響的意圖很是明顯。財經評論員嚴躍進表示,董事長違紀案出現后,影響肯定會有,比如公司高速投資和擴張行為會受限制。

5月27日早間,萊蒙國際發布有關“許雷的缺席不會對本集團的日常業務營運及財務狀況造成任何重大不利影響”的公告。因為正在接受紀律調查的許雷同時也是萊蒙國際非執行董事兼副主席。萊蒙國際以1.81元價格收盤,下跌5.73%。有分析人士認為,股價下跌與上述事實關系密切。

萊蒙國際主要在珠三角、長三角、京津及成渝地區從事城市綜合體的開發、營運以及中高檔住宅物業的開發及銷售。

2015年,云南城投收購萊蒙國際27.62%股份,并成為萊蒙國際的第一大股東。而許雷在萊蒙國際的任職也是從2015年10月開始的。

業績潰敗

云南城投集團官網顯示,云南城投集團擁有兩家主板上市公司,其中包括云南城投。此外,還有一家新三板公司。同時,還是曲靖市商業銀行第一大股東、萊蒙國際集團有限公司流通股第一大股東。截至去年底,總資產近3000億元。

早在2007年11月,云南城投借殼在上交所實現房地產業務整體上市。而許雷正是主操盤手。

許雷最后一次公開露面是在2019年5月12日,當日,以云南城投集團董事長身份出席云南城投與湖南岳陽市政府簽署環球中心項目合作協議。這是一個總建筑面積超過150萬平方米的超大城市綜合體項目,總投資預計約150億元。

據上述官網介紹,目前,云南城投建立了土地一、二級聯動開發模式。近幾年,正以旅游地產、養生地產為戰略重點,向復合產業轉型。

不過,這一轉型并未為云南城投帶來豐厚的利潤。2018年年報顯示,云南城投營業收入和扣非凈利潤均出現大幅下滑。其中,營業收入約為95.43億元,同比減少了33.69%。凈利潤達4.91億元,同比增長86.13%,但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為-8.21億元,同比下滑了832.66%。

對于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大幅下滑,云南城投解釋稱,“公司對外轉讓大理滿江80%及七彩云南59.50%的股權,共實現投資收益18.07億元,并將其確認為非經常性損益。”

上交所認為,云南城投 2018年處置滿江康旅和七彩云南部分股權,是其歸母凈利潤扭虧為盈的重要交易。

滿江康旅于2018年1月11日成立,隨后于2018年6月以高評估增值率被轉手出售部分股權。上交所要求云南城投說明股權轉讓款的收取情況以及滿江康旅和七彩云南經營是否具有可持續性?

繞不開的資金難題

2018年年報顯示,云南城投資產負債率為89.37%,同比上升0.55%;利息費用18.06億元。同時貨幣資金同比下降49.92%。

上交所認為,如果考慮到2.80億元的短期借款和121.94億元的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后,云南城投存在98.03億元資金缺口。

面臨近百億的資金缺口,上交所要求云南城投說明公司的投融資安排,是否存在償付風險?

據上交所透露,云南城投資產負債率較高、資金壓力較大、融資費用較高,并存在多筆應收款項難以收回。由此可見,資金問題已是其繞不過去的話題。

失去資產變賣,財務再陷虧損。2019年一季度,云南城投營業收入同比下降62.69%至約8.7億元,歸屬股東凈虧損3.75億元,同比下滑652.46%。

對于一季度營收與凈利潤雙降,云南城投給出的解釋是同期銷售面積減少。

從2019年一季報數據來看,云南城投住宅、商業、車位、辦公合計簽約面積僅3.03萬平方米,同比下降77%。與此同時,竣工面積6.03萬平方米,同比也下降79.93%。

左手賣賣賣

銷售不暢,“輸血”不佳,云南城投的償債壓力也在增大,賣項目成為資金來源之一。

云南城投2019年一季報顯示,短期借款11億元,同比大增292.86%。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達142.15億元,同比上漲16.6%。與此同時,融資能力也在下滑。今年一季度上期籌資現金流凈額2.32億元,同比下降56.27%。

在發布許雷投案公告的當天,5月24日,云南城投在“云交所”掛牌轉讓云南尚博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29%股權,轉讓價格約7939萬元。該公司擁有昆明153.95畝白龍寺棚戶區改造項目開發、建設權。

今年5月13日,同樣在“云交所”,云南城投以4億元底價轉讓大理華茂地產33%股權。今年3月,大理華茂地產剛拿下位于大理滿江片區地石曲村111.78畝開發土地。

今年3月29日,云南城投在“云交所”公開掛牌轉讓天堂島置業90%股權,底價為36388萬元,受讓方須代天堂島置業償還欠公司的股東借款本息。不過,截至5月6日延牌期滿,仍未有買家出現,已做撤牌處理。

早在2015年,天堂島置業以18.25億元獲取了昆明呈貢區斗南街道西部7宗共608畝的土地。

右手買買買

云南城投左手在賣,右手也在買。

2018年年報顯示,云南城投新增對外股權投資合同金額64.17億元,這一數據較上年度已有所減少。其中包括海口市海南國際會展中心綜合性地產項目股權收購等。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7年底,云南城投籌謀擬236億元、100%股權收購成都環球世紀會展旅游集團有限公司。

不過,在證監會問詢后,在2018年底,這一被業界稱為“蛇吞象”的重大資產重組案被云南城投主動中止。理由是“募集配套資金的有關問題需進一步落實和完善。部分事項尚需與交易對方進一步協商。”

與此同時,2018年底,因無資金安排,云南城投放棄擬2.88億元掛牌底價競買昆明舊改項目90%股權的事宜。

2019年,在全國擴張布局的云南城投集團開始意識到要瘦身。

對此,財經評論員嚴躍進表示,從以往表現來看,云南城投是一相對激進擴張的企業,尤其是在地產業務方面投資動作較大,但是盈利等方面一直面臨質疑。許雷事件后,預計后期盈利等業績指標恐再受影響。本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袁秀麗


相關閱讀
多蒙特vs纽伦堡 北京pk赛车开奖app 有藏分成功出款的吗 sg赛车计划 宋威龙哪个娱乐公司 北京pk赛车开奖直播 博众时时彩官方网站 金龙国际平台 pt电子游戏注册子 宝宝计划怎样申请账号 永城彩票官网 亲朋棋牌二人麻将外挂 宝宝人工计划时时彩 11选5任选复式投注表 贝通比牛牛手机版 双色球彩票2019102 重时时五星综合走势图